便民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军婚七零:锦鲤附体,拐个军官去领证在线阅读 - 第94章 忘恩负义

第94章 忘恩负义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切了一声,还是怼了回去:“管好自己的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雪想说话,却又怕自己骂不赢这个乡下的泼妇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,愤愤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赵芳草有些怯懦地开口:“简同志,我们刚来这里,人生地不熟的,要是遇上麻烦事,能不能请你帮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说,其他人都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么一会儿的相处,众人也能猜到她在村里的地位似乎不一般,骑着最新款的自行车,说话还能这么冲,在村里肯定有分量,要是跟她搞好关系,说不定能省事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尽量不要这样做,因为我怕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语气有些生硬,她都已经尽量保持距离了,他们怎么这么没有边界感?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芳草还想说些什么,但又觉得简姝月说的好像也没什么问题,只能很是委屈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却不高兴了,这么委屈是什么意思,怎么搞得被她欺负了一样?

        别忘了她自行车后座上帮赵芳草带着行李呢,这么忘恩负义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看着她实在瘦弱得可怜帮一把,没想到还给自己找麻烦了,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!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呼吸一口气,耐着性子说道:“我再说一遍,我不欠你们的,别露出这种好像被我欺负了的表情来,我只是帮村长接一下人,别把我当成保姆似的,来了村里可没人惯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大家都不喜欢来接知青,真是出力不讨好的活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心想,以后再也不帮着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简姝月当众这么说,赵芳草瞬间更委屈了,当场就开始抹眼泪,好像简姝月把她怎么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简直想尖叫,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心情实在是差,她不打算再搭理这些人,推着车往前走,后面隐隐传来他们几人说话的声音,但简姝月一点也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自己现在算是跟他们闹翻了,她也不想再推着车走,索性骑车往前走一段等着他们,等他们追上来之后再往前走一段,反正不跟他们同行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这就能安稳到村里了,结果半路上王松铆足了劲儿冲上前拉住她的车不让走,气喘吁吁地说:“同志,你别生气……呼呼呼,我知道你是好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把自己的车从他手里抢过来,声音很是冷淡:“我没生气,只是不想被麻烦,我去前面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骑车上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松好不容易追上,又被甩得老远,终于有些忍不下去,一屁股坐下,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向琴动作挺快,走到他面前之后,忍不住说道:“我觉得她说的没错,她又不欠我们的,凭什么要给我们帮忙?还是靠自己比较好,快走吧,磨蹭了这么久,太阳都要下山了,再不抓紧天都要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超越所有人往前去追简姝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早上出的门,到晚上太阳都落山了才回到村里,实在有些心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人带去知青院就没多管别的,去村长家说了一声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春梅都已经吃过晚饭了,但锅里还给她温着菜,简姝月端着饭碗狠狠地扒了几口饭,这才心满意足地发出一声喟叹,还是家里好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只去接一下人吗,怎么会这么晚才回来,还搞得这么累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春梅看着孙女这样子,说不出的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一边吃饭,一边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把秦春梅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人也太过分了,没有车是你的错吗?那牛在地里累成那样,哪有精力去接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要是别的村都有车去接,就咱们村没有,他们抱怨也还能理解,偏偏别人也没有,他们还找你麻烦,真是过分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春梅气得敲了敲拐杖,也是自己这腿脚不太好,不然非要去找他们说说礼,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的奶奶,您孙女是那种受气的性格吗?我当场就把他们给教训了,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简姝月嘿嘿笑,有气当场就撒出来,真的很通乳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春梅这才放下心来,是了,孙女已经不是曾经的孙女了,才不会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孙俩这边气氛融洽的时候,知青院那边却又闹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过来给他们安排住处,结果他们怎么都不满意,要么嫌弃知青院人太多,住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嫌弃屋子太破烂,住不习惯,想换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没想到他们这么事多,不耐烦地说道:“反正村里给你们安排的就是这样的,你们要是住不惯的,可以住到村民家里去,但你们得给租金,跟村民商量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村长就离开了,每次处理知青的事情他都不了乐意,都是城里娇生惯养的孩子,来了村里各种不习惯,性格不好的还会直接出言贬低,他这个当村长的听不得有人说自己村子不好,每次都气得吹胡子瞪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村长媳妇给简姝月送了一碗腌好的萝卜干,说是感谢她昨天为村里跑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些知青就是烦人,昨晚闹到大半夜,只有两个人接受了村里的安排,其他的都不乐意住,这会儿正闹呢,想去村民家里住,可谁家愿意要这些人一起住啊,那不是自找麻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村长媳妇一见简姝月就抱怨,同样是年轻的孩子,怎么人家小月这么懂事,那些人却这么能闹腾?

        就那样的人,能为农村建设帮什么忙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真说不定,有些人家还乐意收留知青呢,能赚点钱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村长媳妇顿了顿,说道:“也是,这年头谁家都不好过,有点进账还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样的人家很少就是了,毕竟家家户户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起,自家人都不够住,就算想赚租金,也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媳妇跟简姝月聊了一会儿就走了,简姝月没心思去八卦那些知青到底怎么样,只想着回去睡会儿午觉,天热就是容易困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刚进屋,门又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