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民小说网 - 网游动漫 - 诡异监管者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五章:鹿采薇、苏城河、陈汉升

第三百九十五章:鹿采薇、苏城河、陈汉升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山明市老城区,铁拐胡同便民超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叔,给我拿两瓶凉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叫做王叔的中年男人,一脸憨笑将两瓶墨色的凉茶放在柜台上,随意打趣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火力旺,天越来越冷了,只有你还每天到这买凉茶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棋从钱包中拿出五块钱放在柜台上,收起凉茶礼貌地浅笑了一下,转头往超市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便面超市的后门,直通小区内部,但他推开门后却走进了一个亮着光的金色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棋站在第五分店门口,将凉茶瓶盖拧开深饮了一口,用手指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留着一头酷酷脏辫的少女,嚼着口香糖朝他走来,李观棋看着这一幕,眼中露出了追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曾几何时,买两罐凉茶回到酒店的是李从戎,迎面走来的人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物是人非,从前那些熟悉的身影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观棋,是现在第五分店的店长,他学着叔叔的样子活着,买同样的凉茶、走一样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穿着特立、造型酷帅的少女,算得上是李观棋在第五分店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外表极大反差的是,她有一个十分淡雅文静的名字,鹿采薇。

        算起来,鹿采薇也是第五分店的老人了,是李从戎和史大路时代之人,虽然年纪不大,但综合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有一件在十大分店中都属唯一的特殊罪物:罗盘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一定范围内实现群体传送,这是救命的大空间罪物,所有分店只有她一人具备。

        鹿采薇和李观棋年纪相差不多,虽然性格迥异但十分聊得来,她也是李从戎给李观棋留下的最大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有鹿采薇在任何人、任何鬼想要团灭第五分店,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观棋,我收到邮件说接引任务暂停了,你知道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棋将手中另一瓶凉茶递给了鹿采薇,犹豫了一下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第一次店长任务将在后天正式进行,店长任务一开,所有分店的店长全部参加,正常的接引任务也需要等结束才能开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我听老店长说店长任务是一个长线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鹿采薇性格有些疯痞,年岁不大又有强大底牌,让她对普通的接引任务兴趣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往李观棋身边凑了凑,用手挽住了他的胳膊,故作可怜状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想想办法把我也带去,两次任务都没选中我了,我怕闷出病来,如果要是能进店长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棋赶紧把手抽了出来,严肃将其打断: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了采薇,我刚刚接任店长就遇到店长任务,十个分店的店长都不是简单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叔叔把第一分店棋子全部杀死,我怕到时李一会来找我,情况会比我预想的要糟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身系第五分店安危,只有你不出意外,我们的根基才不会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观棋长叹了一口气,看向了大厅墙面上刮着的历代店长遗像,最后一幅正是李从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条命是李从戎保下的,但他会做一个和李从戎不同的店长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五分店,就是他李观棋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山明市美食一条街最大的商铺,望都火锅店,也是天海酒店第二分店位置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顶楼的房间中,一个男人正拿着毛笔,在桌上写着一首长诗,笔走龙蛇、苍劲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房间中几乎都是水墨风格的字帖,甚至墙壁上都是,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极有水平和极度狂热的书法爱好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男人,但他长得宛如女子般秀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,是比许许多多的女子都要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肤白得在阳光下出现了冷色的光晕,略长的刘海微微垂下随着他笔杆的动作轻轻摇晃。

        纤细的五指格外用力,白皙的脖颈淌下一滴汗珠,如果不是熟人看见,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相貌极佳的女子在写着书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笔落下,房门被从外敲响,苏城河摘掉脸上的无框眼镜,用手帕擦了擦汗珠,让门外之人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人是一个穿着工装的粗狂男人,五大三粗的样子站在苏城河面前,有种极大的反差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店长,你让我找来的字帖都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城河接过字帖,看着上面被男人用力按住的指印十分心疼,用手指轻轻擦拭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粗狂男人见状尴尬地挠了挠头,随后问道:“店长,是不是那个任务要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城河放下字帖点了点头:“没错,三天后我会去参加店长任务,要不然也不会让你帮忙准备这么多字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城河在十位店长中被称三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绝是相貌,拥有着比绝大部分女人都要俊美的容貌;

        二绝是书法,他在进入酒店之前就是沪江地区著名的新锐书法家,一手好字令他在书法界极具盛名;

        三绝是罪物,他的罪物只有一样——字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纸上写字,就是一件消耗性的罪物,可以用来抵挡鬼物袭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城河这个三绝店长,但实际上自身能力并没有特别出色,罪物的单一让他更多是名声大于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十位店长中也只能排在中流,为了生存、也为了第二分店,他选择了与第一分店中的第三位副店长,徐南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加强两个分店间的罪物流通,壮大分店实力,确保更多的生存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城河拉开抽屉,拿出了一份资料,将其中第五分店,李观棋的信息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五分店的新店长李观棋,我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他棋艺超群,有君子之风,这一次店长任务必要结交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粗狂男人撇了撇嘴,嘟囔着:“你俩倒是合适,一个书法、一个围棋,肯定兴趣相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山明市火葬场,是天海酒店第三分店所在,只是由于地点特殊,此处几乎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第三分店的店长,陈汉升正在门卫室内,脸上盖着草帽假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把两只脚放在桌面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收音机中传出某位老艺术家讲解的评书,“三国演义”,正值空城计桥段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听得激动,一双大手拍着大腿,跟随着评书选段唱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,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。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,算就了汉家业鼎足三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唱到兴头,一通电话将他打断,陈汉升叹了口气摘掉草帽,露出了五十岁上下的面容,无奈地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极有磁性、听之让人顿觉心底清澈的男人话语:

        “汉升,打扰你的雅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汉升知道来电话的是谁,虽然对方说话很客气,但也的确让他败了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第三分店的店长,可能由于年纪大的原因,又偏爱评书,本人性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可以称之为死脑筋、直性子,这在枭雄辈出、大奸大恶扎堆的十大分店可谓是异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汉升恼怒地将收音机声音关小,哼了一声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男人也不恼怒和尴尬,反而话说的更漂亮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最近淘到了一套绝版的老磁带,是你最爱的空城计选段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完成店长任务,我找个时间把它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汉升一听这话眼前一亮,把脚从桌子上拿了下来,正襟危坐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放心吧汉升,我顾行简说过的话,无论何时都作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